散热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散热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李迅雷力挺央行金融部门应该去杠杆

发布时间:2020-03-26 14:35:00 阅读: 来源:散热器厂家

和讯网消息 2013陆家嘴论坛(官方站)将于6月27日-6月29日在上海召开,本届主题为“金融改革开放新布局”,和讯网作为陆家嘴(600663,股吧)论坛官网、分论坛承办方进行全程直播报道。论坛嘉宾、海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在会前接受和讯网独家访谈时表示,“央行在这种情况下采取的措施还是对的,我觉得也确确实实要迫使金融机构在去杠杆方面有更加大的动作。”

他指出,除了金融部门去杠杆,政府部门和实体企业部门也要去杠杆,不能单纯金融部门去杠杆就能解决问题,企业部门去杠杆就要求企业在投资方面应该更加理性,不应该盲目冲动投资。

以下为海通证券(600837,股吧)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访谈实录:

和讯网:近期银行间的利率尤其是Shibor飙升引起了市场广泛的关注和恐慌,您面对这个现象,您觉得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李迅雷:背后的原因还是一方面就是由于流动性的问题,另外一方面就是期限错配的问题。流动性问题,实际上就是在于这一阶段,由于财政缴款阶段,这钱就集中到了央行,对于银行大的货币就紧张,另外一方面就是像那种外资流出,热钱流出可能也有一定的影响,再加上月末本身资金就比较紧张,因为也是一个上半年或者是第二季度银行需要有一个头衬方面的要求。这几个因素重叠在一起,是导致了最近利率市场的飙升,一些违约行为的缕缕出现。当然这个情况,我想可能还会延续到一段时间,大概估计是到7月上旬,因为7月上旬那些资金会逐步地到位了,一方面比如说象那些理财产品暴涨,还有财政缴款日已经过了这个阶段,有一定的季节性的因素。另外最近象市场利率水平的上升,也吸引了一些资金来进行套利,这样的话也会使得整个市场资金供应水平有所上升。但是从长期来看的话,问题还是存在的,就是以金融部门的杠杆率水平过高,这就是在于我们由于实体经济的不景气,由于制造业的产能过剩,使得银行他的放贷对于实业的放贷就减少了,而且是中长期的贷款增速明显下降,剩下的这个钱就在我们的信用市场套取利差加杠杆,比如说买一些短期的一些产品等等。所以这个问题,关键要在于金融部门要去杠杆。

和讯网:其实实体经济就像您提到的其实还是缺钱的,怎么样才能金融部门去杠杆,但是也有很多专家呼吁说是不是应该在实体经济加杠杆,就是把钱流到该流的地方?

李迅雷:实体部门实际上他不是缺钱,而是他面临的是需求不足。我们可以看到PPI在最近这几个月来,还是连续出现负的,而且负值在增加,这就已经体现了实体部门他的不景气,整个需求减少,产能过剩。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发现企业给银行的定期存款规模大幅增加,所以说企业并不缺钱。如果说缺钱的话,他就不需要增加他的定期存款了,但是他的短期的存款是减少的,他的活期存款是减少的,这也就是表明了,由于企业他这个资金没有出路,他反过来又流入到我们的金融市场里面来了,他就通过进入银行然后买一些大额的存款,一些理财产品。所以说从目前的整个企业非金融企业的负债情况来看的话,大概是GDP的100%左右,所以整个实体经济它的负债水平也是很高,所以实体经济也是要面临去杠杆的这方面的压力。

和讯网:也有人说,这一次央行不作为,很有可能是对隐患的一个压力测试,可能是对未来可能发生的一些危机或者风险一个压力测试,您是怎么看?

李迅雷:我觉得这个确实他有这么一种警示作用,就是使得金融机构能够警示,就是你的期限错配问题你必须得解决,你的流动性问题必须得解决,否则的话你就是存在兑付的危机。所以这方面来讲的话,我觉得央行在这种情况下面采取措施还是对的,我觉得也确确实实要迫使金融机构在去杠杆方面有更加大的动作。

和讯网:在美联储勃朗克也讲话了,有可能会今年晚些时候或者提前退出QE,这可能会加速热钱流出中国,包括也有些专家说,现在好象97、9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那您是怎么看呢?下半年如果一旦热钱加速撤离,中国会面临一些金融上的危机,尤其是象银行体系。

李迅雷:这个问题肯定会逐步地显现出来。中国经济高速增长他所累积的这个结构性问题也是越来越严峻了,所以说中国现在出现这些情况的话,确实跟东亚金融危机或者跟美国次贷危机还是有些类似的地方。当然中国目前的外汇储备还是非常高的,这是当初东南亚这些国家所不具备的,就是说我们外汇储备超过3万多亿,所以说一旦你这个大量热钱流出,我也不会出现我的外汇储备的大幅减少,你这个兑付能力是很强的。象当初亚洲金融危机的时候,人家要撤资的时候你没有外汇了,那么只有导致你的本利要大量去换汇,那就是导致本币的大幅贬值。中国的话,我想人民币大幅贬值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小的,我们主要的问题还是出现在我们的内部,我们内部的金融体系出现非常明显的问题。

和讯网:那您觉得现在最需要怎么样进行改革?

李迅雷:我觉得改革还是应该加速,第一方面的话我想去杠杆这是义不容辞的。第二方面我觉得除了金融部门去杠杆,政府部门也要去杠杆,企业部门也得要去杠杆,你不能单纯金融部门去杠杆就能解决问题了,那么企业部门去杠杆就要求你这个企业在投资方面应该更加理性,你不应该盲目投资,比如说象去年5、6月份的时候发改委批准了很多很多投资项目,那你现在一年过去之后,你是否应该来回顾一下,温故而知新,就是这些项目有多少从现在看来它的投资是不合适的,比如说象大量的钢铁、水泥等等项目,你这样上了之后的话,你对你的经济肯定是不利的。所以说作为企业部门来讲的话,你要审慎投资。作为地方政府来讲的话,就需要有他的行政体制改革,你必须得转型,否则的话地方政府还是有强烈的投资冲动,金融机构就很难去杠杆了,地方政府要融资,你的融资利率又很高,那你说金融部门还是以盈利为目的,所以他还是会免不了有这方面的投资冲动。

和讯网:我觉得您刚才讲的去杠杆很难用这种制度或者是目前还没有看到具体的去约束他的这种政策。

李迅雷:现在来讲,关键我们仅仅靠金融改革是不够的,我们还是需要有财税改革,有打破垄断,为什么企业有那么大的投资冲动呢?就是在于他的资源价格没有完全市场化,比如说地方政府可以给这些企业你来投资的话,我这个地很便宜的给你,我这边给你优惠政策,这实际上就是一个资源的错配,你的地方你给的那些条件都应该是由市场来定价的,而不应该由当地政府来定价的,你当地政府定价只能定一时,你在这一阶段你实现了当地的GDP的增长,但是你今后呢?今后你如果说就象投资的这个企业是个产能过剩的行业,你就不能够产生现金流,最终来讲企业还是要面临亏损,这样的话我们全社会的产能过剩现象就更不会得到消除。

和讯网:最后一个问题,您觉得下半年央行的货币政策会维持怎样一个趋势?也会有人呼吁说,有没有可能降准?

李迅雷:我觉得从中长期看的话,降准应该是合理的,因为我们目前的存准水平还是比较高,但是短期看的话我觉得不太会,降准至少表明了央行的态度,我的货币政策要转向,容易被这个市场所误解,市场一旦认为降准之后我又要搞投资了,所以说我觉得短期来讲的话央行降准可能性不大。长期来讲的话,比如说美国的QE的退出,最终导致我们的货币政策可能会更加宽松一点,我们以前的货币政策都是很被动地货币政策,就是美国的次贷危机,美国的 ONE TWO QE THREE他其实多次在放水,他一放水我们央行只好收紧,美国如果退出的话,那么中国的货币政策也有放松的空间了。所以从这点来讲,我觉得中长期看降准降息都还是有可能的。

和讯网:谢谢李总。

宫颈癌的发病跟女性吸烟有没有关系呢让成都中医肿瘤医院专家来告诉你

背部白癜风如何治疗好

洛阳白斑研究所你真的不想知道为什么会患上白癜风吗

白癜风患者还能不能晒太阳了晒了会怎么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