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热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散热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商业无间道四大类型商业间谍距离我们如此近

发布时间:2021-01-08 02:42:31 阅读: 来源:散热器厂家

力拓“间谍案”的发生让大家一下子明白过来,原来商业间谍离我们那么近。那么,揭开神秘面纱,这些可能就潜伏在人们身边的商业间谍究竟是怎样的人?

“潜伏”型商业间谍

案例:富比案、维尔康与江山制药案

这一类商业间谍古已有之,在中国也是层出不穷,甚至已为广大民众所熟悉,像以前不少热播的涉及企业和经济题材的电视剧就常常有古代经济“间谍”的片段,比如,一家酒楼为提高顾客量不择手段窃取了另一家酒楼招牌菜的烹饪手法。

目前仍处在僵局中的“富比案”就属于这一类型,从案件目前进展来看,富士康的“招牌菜”似乎就被比亚迪“顺”走了。

事情缘起于2006年6月开始的一场诉讼。当时,富士康旗下两家子公司及其母公司鸿海分别在深圳和香港提起了比亚迪侵犯商业秘密诉讼,索赔650万元。

2007年11月6日,最高人民法院委托北京九州世初知识产权司法鉴定中心对该诉讼案进行司法鉴定。12月初,第一批官方鉴定书出炉。鉴定结果表明,比亚迪获取的相关文件中,确有大量文件构成非公知信息。

2008年4月10日,富士康发布公告称,比亚迪创始人之一夏佐全曾被拘留,而原富士康员工、现比亚迪员工柳相军和司少青被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宣判侵犯富士康集团商业秘密罪成立,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和1年零4个月。

今年5月,台湾媒体《今周刊》又披露,郭台铭在回应“股神”巴菲特时曾表示,曾在富士康担任主管的柳相军和负责编制工艺流程文件的干部司少青二人于2005年7月从富士康跳槽比亚迪,却在尚未离职前就已拥有并使用比亚迪电子邮箱并与比亚迪行政总裁李柯进行重要工作讨论。

上述案件只是原职工跳槽到现有公司顺便“捎带手”带上了点“资料”。更有甚者,有公司直接派遣员工“潜伏”到“敌人”内部,获取各种商业机密。比如,被称为“全球史上十大著名商业间谍案”之一的维尔康药业与江苏江山制药公司间离奇的技术偷窃案。

公开信息显示,从1999年开始,4名华北制药(600812)集团旗下的维尔康药业公司派4名“卧底”分别“驻扎”到江山制药的4个生产车间,并对VC生产过程中的提取、发酵、转化等4道工序进行技术窃密。

让人难堪的是,直到两年后,即2001年5月,江山制药公司才初步察觉到技术失窃事件的存在。随后,江苏警方逮捕了唐清海、毛雷等5人,另外通缉了其他两位维尔康方面的人士。

不过,一切似乎都有点晚了。人没抓到倒在其次,江山公司的损失却难以在短时间内弥补回来,此外,涉嫌窃密的竞争对手维尔康已在生产工艺和技术上赶上了江山公司。

“官员客串”型商业间谍

案例:浙江电力采购底牌泄密、郭京毅案

政府官员退休、离职后往往会得到一些大型国内外公司的垂青,为其出谋划策,理清政府政策。然而,有些前官员在经济利益的诱惑下,利用原先的关系“客串”干起了“间谍”,“无意”中打听各种不公开的政府信息或经济信息。

几年前,浙江省电力系统的一位前官员就把当时电力系统重大设备采购底牌泄露给外方,导致中方蒙受了涉案金额高达上百亿元的损失。此事在当时闹得沸沸扬扬,不可开交,不少官员在事发后唯恐避之不及。

其实,这不仅仅是个案,甚至可以称得上“冰山一角”。公开信息显示,1999年,南平市竭力避免同行并购,但由于外资公司透露情报,摩根士丹利国际基金实现对南孚控股后,转手将股份卖给吉列。

更有甚者,少数现任政府官员在收受了贿赂之后转脸就立马变成了“间谍”,或者说沦为跨国公司在中国政府内部的“代理人”。他们一面力促相关部门制定政策,一面又将这些政策信息“非常及时”地转卖给外国公司,算是收了“好处”之后给外企的“回报”。

商务部条法司原巡视员郭京毅就是这样的“典型”。其在制订政策、拟订法令时,处处为相关外企留足“后门”。他在草拟外商购并中国企业的法令时,为外商对中国行业龙头进行斩首式的购并大开绿灯,使中国经济安全形同虚设。

“潜移默化”型商业间谍

案例:力拓案

“一般人我不告诉他。”借用一句广告词或许可以从一个方面解析这类间谍的特点。他们往往跟中国不少企业的高管混得很熟,甚至“称兄道弟”,到头来才发现,原来这都是“梦”,人家根本就没把你当成“兄弟”。醒悟得慢的人或许在几天之后才知道所谓的兄弟原来是经济间谍,企业的秘密或许早已在酒桌上被“套”走了。

近期力拓“间谍案”的主角胡士泰就是这种类型。

据了解,胡士泰毕业于中国高等学府北京大学,上世纪80年代曾在中信集团工作过一段时间,也算有在国企工作的经历。随后,留学澳大利亚,毕业后又进入了力拓旗下的哈莫斯利铁矿生产部门工作,并在1997年“转换门庭”成为了澳大利亚人。

“华人心连心”。胡士泰也确实做到了。他不仅跟大钢厂混得很熟,像涉案的首钢人员谭以新就被媒体曝出“他们俩关系密切”,而且,连小钢厂都经常能看见他颇为“勤奋”的身影。有些钢厂甚至“巴结”他,送上各种“好处”,也因为这些“好处”,他被中国相关部门认定为“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

但他的“心”可不止联着国内,还联系着国外,尤其是其雇主力拓公司。身为力拓雇员,他尽职尽责,一心为公司,连一般人不屑于去的小地方、小钢厂他都会亲自去谈判。有人就戏言,胡士泰可以获得外企在中国的“最佳雇员”奖了。只是,因他窃取“商业机密”给中国钢厂甚至中国经济和人民造成的伤害,该由谁来承担?

史上著名商业间谍纠纷

微软 VS 甲骨文

2002年,甲骨文的CEO拉里·埃里森承认,甲骨文一直在雇用私人侦探调查微软的违法行为,比如派私人侦探去翻竞争技术协会的垃圾桶,试图找到微软公司向这个组织行贿以便影响其反托拉斯案审理的证据。

联合利华 VS 宝洁

2001年初,宝洁公司和联合利华公司之间爆发了情报纠纷事件。

2001年4月,面对主要竞争对手联合利华的强烈质疑,宝洁公司公开承认,该公司员工通过一些不太光明正大的途径获取了联合利华的产品资料,而这80多份重要的机密文件中居然有相当比例是宝洁的情报人员从联合利华扔出的垃圾里找到的。

IBM VS 日本三菱

1982年6月23日早7时,6名日本人被FBI警员押解。被逮捕的是日本日立制作所和三菱电机两家著名电气公司的6名雇员,另有12名雇员被美方发出了逮捕令,理由是“非法获取有关世界头号计算机生产商IBM的基本软件(OS操作系统)和硬件的最新技术情报,并偷运至美国境外”。1983年2月,日立三菱公司在承认雇员有罪的前提下与原告方达成和解。

通用 VS 大众

2002年5月,通用汽车公司的一名前主管被起诉。据调查,他在1996年携带着通用的一些重要文件,包括新车型计划、供货价格和即将投产的一条新车型生产线的详细方案加入德国大众公司。有关方面认定,该名主管所带走的那些资料对大众有着重要的情报价值。最终,作为了结,大众公司向通用公司赔偿了1亿美元。

上海好点的尿毒症医院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在哪个位置_生活中怎么得白癜风 诱发白癜风三大原因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需要预约吗_治疗老年银屑病时需注意什么

重庆治疗银屑病去什么医院比较好

重庆银屑病较好的医院

上海妇科医院_子宫肌瘤能吃里鱼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