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热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散热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冷门是种传染病抱怨也是

发布时间:2021-01-21 14:25:21 阅读: 来源:散热器厂家

冷门是种传染病 抱怨也是

埃博拉病毒容易传染,冷门和抱怨的可传染性,其实一点也不比令人闻之色变的病毒差。

2014世界斯诺克·上海沃德大师赛9月14日深夜决出最后的冠军,世界排名第十一、38岁高龄的宾汉姆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以10比3一边倒击败了小他10岁的马克·艾伦,摘得奖杯的同时制造了上海赛决赛的最悬殊比分。而那些光芒闪耀的巨星们—奥沙利文、约翰 ·希金斯、特鲁姆普、尼尔·罗伯逊 、马克·塞比以及傅家俊、丁俊晖等—只能乖乖地充当看客。

总奖金高达45万英镑、冠军奖金8.5万英镑的2014上海大师赛,参赛阵容为史上最强,但绝大多数大师闪耀出来的光芒,比转瞬即逝的流星还要短暂。正赛首日,“火箭”奥沙利文被老将阿兰·麦克马努斯5比3淘汰,大腕的葬礼由此拉开帷幕;9月9日,约翰·希金斯和特鲁姆普分别被瑞恩·戴和多米尼克·戴尔淘汰;9月10日,世界排名第二的尼尔·罗伯逊惨遭逆转出局;9月13日,世界排名第一的马克·塞尔比在半决赛中被逆转;傅家俊和丁俊晖也接连出局……首轮比赛过后,世界排名前16的选手中已经有九人出局,冷门像肆虐的病毒,一场紧接着一场。

何以至此?法国社会心理学家古斯塔夫·勒庞在他的《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中,曾对类似情形有过精彩阐述。勒庞认为,群体—即使是各行各业中最优秀的专家,当他们表现为一个群体的时候,也会经常性地作出极度愚蠢的决定—有着自动放大非理性冲动的能力,“在群体中,任何一种感情和行动,只要这种感情和行动不合常理,都会很容易地传染开来,其程度之强,足以让一个人随时准备为另一个与他毫无关系的人作出同样的心理暗示,并导致类似的结局。”

所以,我们经常看到的就是,当某次大赛以冷门开场的时候,随之而来的必定是越来越多的冷门,哪怕一贯表现稳定值得信赖的高手也不能免俗,一如2002年的韩日足球世界杯,以及这次斯诺克大师赛。

阴沟翻船必得有个漂亮的说辞,否则今后还怎么在江湖上混?自身的竞技状态和心理因素,自然不方便拿出来被批评,找各种客观原因的茬,是最省事也最容易转移视线的,可以批评裁判是黑哨,可以评论天气不适合发挥,当然,也可以埋怨球桌有问题。

墨菲输球后说:“我状态不错,球桌的情况太糟糕,导致有些球打得很傻。”尼尔·罗伯逊被逆转后说:“这样的球桌用于练习还行,打比赛就不太合适。”卫冕之路戛然而止的丁俊晖说:“球桌影响了发挥,好多球打出来感觉莫名其妙的。”

球桌也许确实有问题,但比赛的硬件设施对所有参赛者都是公平的,包括最终的冠军宾汉姆。他的决赛对手马克·艾伦在第五到第六局的时候,也试图讨论球桌的问题,但宾汉姆是这样告诉他的对手的:“球弹回来的角度确实很怪,但其实谁赢谁输说不定,大家都有机会。”比赛永远是这样,笑到最后的,必定是及时调整心态、积极应对各种意想不到变化的那一方。

斯诺克上海大师赛另外一个广义上的冷门,是从来没有卫冕冠军能够成功卫冕。2007年,戴尔摘得首届上海大师赛冠军,第二年止步首轮;2008年,沃顿在上海拿到个人职业生涯首个冠军,第二年止步八强;2009年冠军奥沙利文、2010年冠军卡特、2011年冠军塞尔比都在第二年一场未胜,其中包括奥沙利文的弃赛;2012年冠军希金斯第二年止步十六强;2013年冠军丁俊晖,今年闯进四强,但依然无缘卫冕。

如果把卫冕冠军们当成一个群体,他们的表现无非为古斯塔夫·勒庞的论断提供了新的例证:“群体没有理性的思维过程,虚构的因素对他们的影响,几乎比现实因素的影响还要大。”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