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热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散热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日能源厅高官天然气成火力发电主力将从澳进口风力发电

发布时间:2020-10-18 14:46:46 阅读: 来源:散热器厂家

2014年,在东日本大地震3周年之际,日本民众走上街头反对核电站。

降低能源消耗,推动经济向绿色低碳型转变,已成为一个摆在全世界面前急需解决的问题。在后福岛时代,日本面临能源转型与气候变化的双重挑战,日本要如何实现能源转型?日前,《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了日本能源资源厅国际科课长木原晋一,谈及日本在能源战略、能源利用和国际合作领域的最新动向。

震灾后日本能源自给率显著降低

2011年3月11日发生的东日本大地震造成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1至4号机组发生核泄漏事故。地震对日本带来深远影响,在能源方面表现尤甚。木原晋一表示,东日本大地震令日本增强了对化石能源的依赖,同时电价不断提升,温室气体排放显著增强。

“震灾后,核能发电被暂停,改由石油以及天然气等能源替代,致使能源开支增加,燃料开支增加。震灾彻底改变能源供应状况,给日本经济带来了许多负面影响。与国际其他国家相比较,情况更为糟糕。”木原晋一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

据木原晋一介绍,东日本大地震后,由于核电机组停运而导致的化石燃料成本提升、燃料成本增加、可再生能源发电附加费提高,平均电价一直不断提升。其中,家庭部门的平均电价提升了25%,工业部门的平均电价提升了40%。

国际能源署(IEA)发布的《2014全球能源平衡表》显示,震后,日本的能源自给率由2010年的19.9%下降至6.3%,在34个OECD国家中位列倒数第二,仅高于卢森堡。

木原晋一表示,日本非常依赖海外能源供应。在原油方面,中东国家约占日本原油进口的八成,此外是俄罗斯、印度尼西亚等国。在天然气方面,中东国家约占日本天然气进口的三成,澳大利亚约占两成,俄罗斯约占一成,其余由亚洲其他国家输入。

“日本政府的目标是使能源自给率达到25%,比地震前略高。”木原晋一表示,这就要求对现有的能源格局做出调整。

日本LNG市场增长迅速

占近50%的国内发电份额

“我们将尽最大的努力实现福岛的灾后重建,尽力弥补福岛核电站事故给人民带来的痛苦。应该说,这是重塑日本能源政策的起点。”木原晋一称,该事故使得公众担忧核电的安全性,并降低了对政府和运营商的信心。

福岛核事故后,日本本土基本上处于“零核电”的状态,也因此加剧了对中东国家能源的依赖、国家财富的流失以及温室气体的排放。

2014年,日本修订《能源战略规划》,以“3E+S”(能源安全保障、经济性、环境适宜性原则和安全)为能源政策基础,构筑“多层次、多样化的柔性能源供应结构”。据悉,该计划最早于2003年起草,其后每3年根据民意调查和专家委员会的意见进行修订。

木原晋一表示,按照《能源战略规划》,日本将实施能源多元化战略,实现从超量地使用化石能源转向清洁的低碳能源的规模化开发利用。

“2011年震灾后,日本政府制定了新的制度,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这几年来实现了倍增。”木原晋一介绍说,当前,日本在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方面面临种种挑战。风力发电在日本的使用并不广泛,海上风力发电技术开发成为重点。然而,风力资源充足的地区是北海道等人口分布较少的地区。与此同时,众多温泉意味着丰富的地热资源,但由于有温泉的地方往往是国立公园,因此开发利用较难。此外,储能装置也是发展重点,目前的主要技术仍是蓄电池,但成本较高。

他表示,福岛核事故后,由于日本所有的核电站都被迫停运,火力发电比例已经提高到90%。其中,液化天然气(LNG)发电占据了近50%的国内发电份额。震后,日本的LNG需求上升了24%。也正因如此,2011年日本遭遇了31年来的首次贸易逆差。据介绍,日本的LNG进口额由2010年的3.5万亿日元增至2014年的8万亿日元,而“2014年的贸易逆差为12.8万亿日元,这对于日本来说并不是一个可持续的水平”。

“天然气作为重要能源,现在其在日本的市场以第一位的速度成长着。”木原晋一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在他看来,亚洲能源市场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然而相比其他地区,亚洲的天然气价格其实非常高。在不远的将来,美国的页岩油气将会对外出口,日本也将从澳大利亚进口新的天然气。

2015年4月,日本政府更新了《能源战略规划》,对于不同能源种类做出了新的定位。其中显示,可再生能源是一种重要及非常有前景的能源种类,是低碳及国产能源,做出了加快引进可再生能源的决定;核能仍是非常重要的基荷电源,是低碳和准国产能源,对于保证可持续以及可负担的电力供应非常关键。与此同时,要通过节能、引入可再生能源及改善核电机组的效率水平,有效降低对于核电的依赖度。

按照新的规划,到2030年,LNG将在日本的能源消费结构中占27%。与此同时,到2030年,核能及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将分别占据总体发电量的22%。

提出逐步走向“氢社会”

作为一个能源缺乏的国家,日本历来重视可再生能源的开发利用。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将氢能利用作为国策,想要构建一个“氢社会”,即最终充分利用氢燃料发热和发电。

《能源战略规划》强调,要逐步加速实现“氢社会”,主要包含几个方面的努力。第一,扩大固定燃料电池电站的使用,如家用住宅型燃料电池等;第二,创建引入燃料电池汽车的使用环境,如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期间推广使用;第三,在氢能发电等技术领域进一步创新,努力实现氢的全面使用;第四,继续发展氢气的稳定供应技术,推进储能和运输产业;第五,制定实现“氢社会”的具体路线图。

日本企业亦纷纷开展相关布局。2014年11月18日,丰田宣布其氢燃料电池轿车Mirai正式开始销售,2015年1月15日,首部Mirai交付给日本首相办公室。丰田方面称,Mirai的产能将逐年提高,由目前的年产700辆至2016年的2000辆,再到2017年的3000辆。

2014年11月17日,本田亦透露了其燃料电池汽车概念,将于2015财年末(即2016年3月)提上日程。

事实上,在2014年7月30日,日本新能源及产业技术综合开发机构(NEDO)即发布了旨在实现“氢社会”的《NEDO氢能源白皮书》,介绍了建设氢社会的政策动向、制造、运输、储存、利用等的技术发展以及今后的发展方向。

木原晋一表示,未来日本将致力于扩大氢能源市场,努力实现在2030年国内氢能源达到1万亿日元的市场规模,2050年达到8万亿日元的市场规模。

关注有惊喜

焊接机器人

餐厨垃圾车

贵阳陶粒生产厂家

相关阅读